青花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五章

    「非老师,-的气色怎么一天比一天差?」

    林老师非常关心非似情,一见到她,就拚命的关心她,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是她的谁呢!

    「哦,没什么!我是因为昨晚改学生的报告改的太晚,今早又上第一节课,所以精神才会差一点,没什么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-是一个人住,那-更要好好照顾身体。对了,我和我父母住在一起,我可以叫我母亲不时的炖些补汤给-喝,这样-身体就会很强壮了。」

    闻言,非似情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,「呃……林老师,我们非亲非故的,我怎好意思劳烦到你们?你的好意我--」

    「非老师,-千万别这么说。」林老师突然握住非似情的手,情绪很是激动,「能为-服务,是我的荣幸、是我心甘情愿的,请-千万要让我这么做,求求。」

    「林老师,这样真的不太好,」非似情委婉的拒绝了他,更企图要把手抽回来,无奈林老师握的死紧,她怎么也抽不回来,「林老师,我的手--」

    「非老师,我能喊-似情吗?」林老师对她的话充耳不闻,径自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非似情蹙起秀眉,她很想拒绝,不过只是被喊个名字而已,她若拒绝,未免太小气。

    再说,大家同事一场,别把气氛弄僵了才是,毕竟,她还想在这间学校教到退休为止哩!

    她试着端出笑容,「当然可以,这只是小事。」

    「似情,似情,似情,似情,似情……」林老师大喜,一连把她的名字念过来念过去,彷佛要一次把它念够才甘愿。

    非似情偷偷翻了个白眼,她本来还蛮喜欢她的名字的,这下被他一念,她突然觉得这名字好像不怎么好听,而且有点厌恶起来。

    她很努力没让脸上的笑容垮掉,「林老师,我的名字你不需要念很多次吧?」

    「不,-不晓得,我渴望叫-的名字渴望好久了,现在终于能得到-的允许,我当然要多喊几次才会满足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她突然好想一头撞死。

    「似情,晚上我叔叔阿姨会来我家,我妈会煮一顿很丰盛的晚餐,-要不要赏个光,和我一同出席?」

    「啊?」非似情愣住,「你的家庭聚会,我一个外人出席,不会很奇怪吗?」

    「怎么会?我要把-介绍给他们认识。」

    闻言,非似情倏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,「林老师,我们只是同事关系,你为什么要把我介绍给你家人认识?」她回话的语气变得比较冷硬,决定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及立场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疏离,林老师知道他操之过急了,赶紧解释,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。

    「似情,-不要紧张,我当然知道我们只是同事,不过,我想,我们也能做朋友,不是吗?

    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家人认识,应该不会奇怪吧?而且,我看-一个人住,肯定不太会照顾自己,三餐绝对都随便吃吃,我想,带-到我家,吃点健康的菜也好,对不对?」

    他的解释她怎么听,怎么怪、怎么不合理。

    「林老师,你的好意,我真的心领了。」

    「似情,-千万别误会了,我真的只是一番好意。」

    鬼才相信他只是一番好意!

    他的企图她会不晓得吗?少来!

    他嘴巴还没开,她就猜的到他想说什么、想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想拐她?门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「林老师,我知道你是好意,只是,你的家族聚会,我实在不方便参加。」她再次推辞。

    「似情,求求-,给我一个照顾-的机会好吗?」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直接跟他说不好,真的很想很想……

    「似情,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我以为以-的个性,-会大声的跟他说:癞蛤蟆别肖想吃天鹅肉!-是绝对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。」

    冷不防,一道嘲弄的声音从非似情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她心一悚,急急回头,只见武皇焰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,居然跟她跟到学校来了。

    「别告诉我-不肯直截了当拒绝他,是因为-喜欢他。」武皇焰踱到林老师身边,转了一圈,把他详细打量过一遍,俊容上露出不予苟同的神情。

    「你在胡扯什么!」非似情出声抗议。

    林老师以为她是在吼他,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「似情,-……真的这么讨厌我吗?」他受的打击颇大。

    「我刚才不是在说你。」非似情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「这里只有-和我,-怎么可能不是在说我?似情,我知道,我很讨厌、很不受欢迎,以前冬炽狩在时,学生们喜欢他,不喜欢我,现在他走了,我以为学生多少会喜欢我一点,结果也没有……我果然不受欢迎……」林老师愈想愈难过,忍不住呜咽起来。

    「我--」非似情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「这就是-喜欢的类型?」讪笑的声音再度传来,武皇焰对于林老师娘娘腔、毫无男人气概的举动,感到可笑极了。

    非似情死命的瞪着他。眼前的情况已经让她很头大了,武皇焰还唯恐世界不乱的在那火上加油,他是嫌她不够麻烦吗?真是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「-不快对他解释,不怕他误会-?-既然喜欢他,就不要让彼此之间有任何误会存在,否则--」

    「你给我闭嘴!我的眼光有那么差吗?你八成是瞎眼了!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武皇焰还是一脸不太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「废话!」她的鼻子都快喷烟了。

    「似情,-……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缠身了?」林老师的脑袋终于有灵光的时候,瞧非似情对着空中说话,他马上做此联想。

    「呃--」非似情被他的话惊到,而咬到舌头,当场痛到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妈呀!痛死--她手-着嘴巴,两道秀眉皱得死紧,泪水狂飙,痛到最高点。

    武皇焰没好气地瞥着她,啐了声:「愚蠢。」

    林老师则相当担心的凑向她,「似情,-怎么了?脏东西上-身吗?」

    非似情拚命的摇头,可是林老师还是自顾自的说下去。

    「-放心,我舅妈是专门收妖伏魔的,走,我带-去给我舅妈看,她功力很高深,绝对可以把缠住-的脏东西赶走的。」

    收妖伏魔?武皇焰眉宇轻拢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变妖又变魔了?他不过是个在死亡边缘游走的人罢了!武皇焰很感冒地思忖。

    这个林老师,肖想他要的女人,这点他已经很不悦,现在又把他归类到妖魔之列,他更火大。

    他最好每天求神拜佛,祈祷他会就此死掉,否则等他好起来后,他一定会找机会教训他一顿!

    痛楚梢过,非似情才忍着痛意,勉强开口:「林老师,我不是脏东西上身,我只是不小心咬到舌头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吗?可是-刚才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,不是被脏东西缠身吗?」

    「我没有被脏东西缠身。」她顶多被一个恶煞缠住,他毕竟还没死掉,要算脏东西,他还不够格哩!

    「是不是那个脏东西胁迫-不许说出实情?似情,-真的可以大胆的把实话说出来,我舅妈一定会帮-处理的。」

    不足她被胁迫不能说,是她自己知道不能说。

    开玩笑,她若让人家知道武皇焰的灵魂跟着她的话,那些坏人一定会认为,武皇焰会把谁追杀他的真相托出,她不就要变成被灭口的对象了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傻不隆咚的说出实话。

    「看来那只鬼很凶悍,要不然-不会不敢承认,-等着,我现在就拨电话给我舅妈,请她到学校来捉鬼。」

    林老师边说边掏出手机,真要打起电话来。

    见状,非似情急了,深怕林老师真把他的舅妈叫来,让武皇焰跟着她的事曝光,连忙上前一把抢过林老师的手机。

    「似情?」林老师错愕瞅着她,「-这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林老师,我再次谢谢你的关心,截至目前为止,我的事我自己尚能处理,等我真应付不来时,我再来找你帮忙,好吗?」

    「可是我是为-好,被鬼缠住太久,对-的身体会不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再说一次,我没有被鬼缠住。」

    「方才-明明--」

    她打断他的话,「不管我刚才的举动有多么奇怪、不正常,你就把它忘了,不要放在心上,我会没事的,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似情……」

    她把手机还给他,「林老师,下节课快开始了,你该去准备一下了,再见。」她不给林老师再有开口的机会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「似情,似……」见非似情愈走愈快,一副恨不得能立刻从他面前消失的模样,林老师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「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」他反省着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太急躁了,女孩子家本来脸皮就薄,一下子要带她去见他的家人,难怪她会不敢答应……

    她说她没被鬼缠身,但他刚才问她的话,她答非所问,而且明显在和别人对话,只是他看不见那个「人」……

    啊!难道是因为她真的被鬼缠住,不想连累他,所以才故意拒绝他,不肯让他帮忙?

    天哪!似情真是个好女人,这样他更不能错过她了,他发誓,他一定要把她追回家当老婆!

    「嘿!我快笑死了。」

    「笑死你最好。」非似情嘴巴沾上了毒,说起话来特别不饶人。

    「呵呵呵!」武皇焰盯着她气冲冲的模样,笑的更加开怀。

    「该死的,叫你笑你还真笑啊!」可恶!

    「好笑我当然要笑了。」他提醒她。

    「见鬼,你--」

    「这么久不见,-脾气还是火爆到令人难以接受。」全身上下着名牌服饰,脚蹬着四-高跟鞋的许小美,讥嘲地打断非似情的话。

    非似情身形一震,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来人,倒抽口气,「许小美?!」

    「不就是我-!」许小美很做作的摊开双手。

    「-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非似情瞬间沉浸在冰冷的寒气中,俏脸绷的死紧,瞪着许小美的眼神中,甚至还有恨意。

    「-都能在这了,我怎么不能在这?」

    「-别和我废话那么多,说,-为什么在这?」

    「拜托!-那么凶干嘛?我哪碍到-了?」

    「-全身上下都碍我的眼。」

    「哟!-该不会是嫉妒我身上这套衣服吧?这是香奈儿当季新品,爸爸买给我的。」许小美故意转了一圈,向非似情炫耀。

    闻言,非似情的脸色更加一凛,「谁嫉妒-的衣服,我讨厌的是-这个人。」

    「呵!是这样吗?-不是嫉妒我有爹娘疼?」

    非似情的脸色可以说难看到极点,马上反击回去。

    「有爹娘疼?那是长不大,无法独立自主的小孩,才会说的话,我早脱离那幼稚时代很久很久了。」

    「非似情,事实如何,大家心知肚明,-还在那硬撑什么?别笑死人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以为我说的是事实。」

    「事实?哈!」许小美笑得很夸张,「非似情,-啊……就是那副死德行,所以大家才看-不顺眼、排挤。」

    「看我不顺眼?排挤我?许小美,-搞清楚,是我看不起你们,不屑与你们为伍。什么排挤我?少往脸上贴金了。」

    「非似情,-可以再嘴硬一点没关系,反正-自认为很坚强,所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相信-一定有能力承受下来。」

    一股不妙浮上心头,非似情故作镇静地冷问她:「-又干了什么好事?」

    「是啊!是好事没错,不过是对我而言。」

    「-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,若想对我吊胃口,-就省省,我不吃-这套。」

    「啧啧啧!非似情,-真以为我想和-聊天吗?我连看见-都想吐耶!今天之所以委屈自己,只是为了想看-受伤惨败的可怜模样而已,否则以-这么低俗不堪的身分,连给我舔脚指头都不配呢!我怎么可能还会和-说话。」

    这番话伤人到连武皇焰都听不下去,他将许小美从头打量到脚,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有什么气质或能耐,足以让她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人。

    「那-吐给我看啊!」非似情双手环胸,昂高下巴,冷冷地道:「吐啊!-不是看见我就想吐?怎么到现在都没吐?-快吐,我好叫我的学生来看。我想,大部分的人,应该都没看过一个穿着香奈儿洋装的女人,在大学里吐吧?

    这么百年难得一见的镜头,我一定要找一堆人来看才行。所以,-快吐,瞪我做什么?我说的是事实-快吐啊!还等什么?快一点,做事拖拖拉拉的,一点也不阿莎力,这样的人永远都成不了大器,-知不知道?」

    许小美捺不住气,牙一咬,举高右手,狠狠地就往非似情的脸上甩了过去,啪地一声,五根明显的手指印顿时在非似情白皙的粉颊上浮现。

    火辣刺痛的感觉瞬间蔓延开来,非似情的美眸倏起敛起,搁在双腿旁的手更是紧紧握起。

    「-再得意啊!非似情,我诅咒-那张嘴烂掉!」

    冷眸一抬,非似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反手也给许小美一巴掌。

    许小美-着脸颊,不敢相信她居然也会动手打她。

    「非似情,---」

    想也没想,非似情马上又在她另一边脸颊赏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「这是利息。」她高傲地说道。

    「该死的,-敢打我?!」许小美尖叫出声,惹来不少学生注意。

    「打-又如何?我没揍-,-就该偷笑了。」

    「非似情,-这贱女人,-凭什么打我?我从小到大都是爸妈呵护的心肝宝贝,他们从没打过我,-竟敢打我?!」

    「就是因为-父母从小没把-教好,-今天才会变成这副德行。」

    「我变怎样?我再怎么差,也比-这个言行举止,粗鲁低俗的私生女好太多了!」

    私生女?这三个字引起武皇焰的关注。

    「私生女又如何?-这个婚生子也比我好不了多少,一样都是那个烂男人制造出来的,-也没什么好嚣张的。」

    是的,许小美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
    当年她的母亲非心婷和她父亲许可尚是男女朋友,后来她母亲怀了她,她父亲却结交上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,也就是许小美的母亲,因而抛弃了她妈妈,娶了许小美的母亲,继承她家的财产。

    许小美的母亲知道她及她母亲的存在,所以老是借故来羞辱她们二个,许小美诞生后,也被她母亲的想法影响,动不动就欺负她们母女,想尽办法打压她们。

    她母亲当年因未婚生子,而被逐出家门。为了养活她,她做很多工作,每天从早忙到晚,赚到的钱却非常微薄,只能勉强度过三餐,连非似情要上学的学费都是借来的。

    因此,当许小美坐着高级轿车,穿着名牌衣服,到她家及她的学校欺负她时,她真的好恨好恨她父亲,怪他为了名利,竟然抛弃了她及她母亲,更恨他明知对不起她们母女,不想办法弥补就算了,居然还纵容妻女来欺负她们。

    她为了出头天,不再让人看扁,她努力的读书,用尽任何方法让自己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学业,好出来工作赚很多钱养她母亲,让她过好日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在她读完博士学位,回国教书的第一年,她母亲就因操劳过度而病死,而她父亲……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没出现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