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花小说网
繁体版

第四章

    「这件衣服丑死了。」

    在非似情拿起第二十件他认为很丑的衣服来看时,武皇焰再也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由于在人山人海的夜市里,不论是一个人喃喃自语,还是对着空气讲话,绝对会引来人们异样的眼光,所以非似情尽量都当武皇焰不存在,选她爱吃的东西吃,找她喜欢的衣服看。

    不过好几次她一拿起她觉得不错的衣服看时,武皇焰的神情都彷佛她拿的是多糟糕的东西似的,害她一直无法专心看衣服。

    「-的眼光真的很烂。」

    非似情举高衣服,挡去老板注目的眼神,假装是在仔细看衣服,其实是在狠狠瞪着武皇焰。

    「闭上你的狗嘴!」她咬着牙,压着嗓音,小声地斥责武皇焰。

    武皇焰瞧她的脸色也不会好到哪去,「-以为我爱开口吗?我实在是看不下去,才勉强开口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还得谢谢你是不是?」

    「如果我成功的阻止-买这些既没水准,又俗到毙的衣服,避免-穿它们出去丢脸,那-是该谢谢我。」

    「去你的!」她的眼光真有那么糟吗?

    「小姐?-有什么问题吗?」老板见非似情一件衣服举高许久,一直没放下,遂纳闷地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闻声,非似情急忙把衣服放下,端出笑容对老板说道:「不好意思,我再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小姐,-看这件衣服看那么久,是不是很喜欢?我可以算-便宜一点。」

    「我是觉得还不错,只是……」只是有人在那有的没有的……

    「这样啦!我阿莎力一点,它原价是三百九十元,我算-三百三十元如何?」

    「啊?」才便宜她六十元,这还叫算她便宜一点?她以为老板会只算她二百五十元哩!真是……

    定价三百九十元的衣服,大都是准备让人杀价杀到三百五十元,有时客人还没开口,店家也会主动说,算三百五十元就好,纯粹是一种让客人觉得捡到便宜的心态,其实就算店家以三百三十元卖出,利润也还有三成左右。

    倘若遇到不会杀价或不喜欢杀价的客人,那就是店家的福气啦!

    「老板,二百八十元,你卖不卖?」

    见状,老板的脸色当场绿了一半,暗忖遇到杀价高手。

    「-不会真想买吧?」武皇焰一听见非似情杀价,他简直要昏倒。

    非似情没有回他话,仍笑嘻嘻地和老板杀价中,「老板,你们去批货的成本是多少,大家心里都有数,你们挑选衣服所耗费的时间及油钱,还有摆摊的押金、租金多少,我也有个底,这件衣服你卖我二百八十元,最少还能让你赚到一餐便当钱,所以,你卖我吧!」

    老板愈听心愈凉,他今天真倒楣,竟然遇到一个对他们买卖衣服的成本,了解如此透彻的客人,这下他想拿出平常对客人说的那一套来说服她,是绝对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但是,卖她,那他损失可惨重哩!不卖她,那如果这件衣服最后还是卖不出去,变成囤货,不就会加重他的成本负担?

    「怎样?你考虑的如何?我不勉强哦!」

    老板一脸难色,「小姐,我算-二百九如何?」

    非似情摇头,「要嘛就二百八,不要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「才差十元。」老板忍不住抗议了。

    「对啊!才差十元而已,你就卖我吧?」能便宜十元也是便宜,她犯不着让人家多赚十元呀!毕竟她的钱也是她辛辛苦苦赚来的,能省多少是多少。

    而且,千万别小看那区区十块钱,每次买东西都能省下十元的话,几年后,或许就能省下好几万元呢!所以千千万万不能小看十块钱哦!

    武皇焰双手环胸,突然对于眼前的情况感到有趣。

    「一口价,二百八十五。」老板犹豫了好久好久,才喊出这个数字。

    非似情微笑的放下衣服,丝毫不见有何失望之色,「老板,谢谢你。」语毕,她不留恋地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武皇焰跟上她,「-真的舍得不买?」

    「其实我蛮想买的,可是被你说我没什么眼光之后,害我都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买。」她捣着嘴巴,用和蚊子振翅差不多的声音,小小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那-干嘛还跟老板杀价杀半天?」

    「那老板很想把衣服卖我,我又有一点点想买,所以就跟他杀看看-!如果他肯让我以我想要的价钱买下那件衣服,我就买,他若不要,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「说实在的,我真的搞不懂-们女人买衣服的心态。」他买东西从不看价钱,他在乎的是,他需不需要?品质好不好?耐不耐用?

    如果都能符合他的需求,他就会买下来,绝不-嗦。

    「不杀白不杀,能杀多久就是我们赚多少,那为何不杀?」钱很难赚耶!

    「-真是小老百姓。」

    这句话包含了多少的嘲弄及揶揄,听在非似情耳里,刺耳极了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怒意,开口:「小老百姓又如何?小老百姓不是人吗?」

    脑中急速闪过一些,这辈子她最不愿想起的记忆,不安及愤怒在她胸腔里爆发开来,记忆中的痛、怨,再度朝她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她再也忍不住,恼怒地抬头瞪着武皇焰,火大到极点,再也不顾现场有多少人在,也不管会不会被人当成疯子,她对着武皇焰咆哮:

    「是,你了不起,你是有钱人家,那你去属于你的地方,没人叫你跟着我,也没人要你来融入我这小老百姓的生活。

    所以,你干什么在这瞧不起我的生活模式?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,衔着金汤匙出生,高高在上吗?

    我没求你来和我在一起,我只是倒楣的和你相撞,然后更倒楣的被你缠上而已。我有权利拒绝帮助你,更有权利要求你离开我的世界,现在,请你滚,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,我不想再见到你!」

    她的心好痛好痛,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口,再度因武皇焰的一席话而被硬生生的扯开,血……漫流成河,心……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那种蚀骨的痛,他绝对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她从不痛恨有钱人,她憎恨的是有钱人自以为是的心态;她厌恶的是他们狗眼看人低的嘴脸;她不屑的是他们不懂什么行为会伤害人,仍认为自己想的、做的都没错。

    有钱人在她眼中,只能用三个字形容--很可笑。

    她也好气,为什么她喜欢的对象无法明白她的这种心情,居然和她厌恶的那种人同样心态,被心仪的人刺伤,她发现,她的心似乎比以往更疼了。

    武皇焰直勾勾地瞅着非似情,见她乍然筑起无形的墙,眉宇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-无缘无故发什么疯?」

    「你才在发疯,谁发疯!」非似情依旧用着仇视的眼光瞪着武皇焰。

    「我想,在场认为-发疯的人,绝对占多数。」武皇焰意有所指的瞄着围在四周的人群。

    被他一提醒,非似情才猛地忆起自己身在何地,她转头,见一大群人都以一副「她疯了」的眼神看她,她低咒一声,愤然掉头离去。

    武皇焰想当然尔,一定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「我叫你滚,你听不懂吗?」发现他一直追在她后头,她克制不住回头吼他。

    武皇焰没有回话,还是紧跟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「可恶,你是听不懂人话,还是听不懂国语?我叫你滚!你听见了没?给我滚--」

    「除非-肯告诉我,-为何突然发火,我再考虑要不要暂时离开一下,让-安静。」说到底,真的要他离去,是不可能的事就对了。

    彷佛有团窒闷在非似情胸腔里积郁,她很难受,很想把梗住的那口气给吐出,可惜她做不到,她想不到有何方法可以解决她的苦闷。

    「武皇焰,我真讨厌你!」她咬着牙,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「我听见了。」他很平静的接下她的话。

    「你该死!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这不是出自-本意,所以我会原谅。」

    「你去死啦!」她被气到最高点,能骂的全拿出来骂了。

    「我已经快死了,只是我相信我还会再活过来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你,你,你--」她气到不晓得该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「别再你呀我的,快回答我的问题。」

    「你休想!」

    她冷哼了一声,根本不想对武皇焰那种人说出她的心事,因为,她知道出生在富裕家庭里的人,根本无法体会穷人家小孩的心理。

    「说出来是为-好。」

    「狗屁。」她可以想象,一旦她说出来,所得到的只会是武皇焰更夸张的耻笑。

    「给-最后一次机会,-说出来,或许我能帮的上忙。」看在他这阵子都要劳烦她的份上,他能帮的上她的,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帮她。

    「谢谢你的鸡婆,不用了!」冷漠疏离的一句话,轻易就把武皇焰的好意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「好吧!既然-不想说就不要说,我不再勉强。反正是-的事,与我无关。」

    真冷血的一句话,听在非似情耳里,只让她觉得更心寒而已。

    有钱人的血,果然是没有温度的!

    「你看够了没?」非似情绷着俏脸,非常不悦地瞪着坐在她身旁,眼光不时朝她这飘过来,害她无法集中注意力批阅学生报告的武皇焰。

    从夜市回来后,她的心情一直很低落,不过她仍固执的不肯让眼泪落下,只是一个人躲在房里努力平抚受伤的心情,可是,效果似乎不大。

    后来她想到,她必须找事情来做,转移注意力,避免一直把思绪停留在被武皇焰无心刺伤的那一幕里,这样她才能从感伤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离开房间到书房去,愕然发现她有一堆报告还没批阅,连忙一头埋了进去,不悦的事就这么暂时被她抛到脑后,直到武皇焰讨厌的行为出现,打扰到她为止。

    「还没。」

    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,会影响到我的思绪?在改学生报告时,我必须专心。」她冷冷的提醒他。

    「我没吵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你的目光打扰到我了。」她捺着性子解释。

    「如果我退远点看-,这样如何?」

    「不好。」想也没想,她马上否决掉他可笑的提议。

    「那-要底要我怎么办?」

    「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,而不是你问我吧?」她索性放下红笔,转身迎入武皇焰那充满探索的黑眸里,「你到底想怎样?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不要在那打扰我的思绪,浪费我的时间!」

    「-说话真的不能淑女一点?」她的遣词用字,真是让人无法恭维。

    「当你是绅士时,我自然会变淑女。」她轻松将他一军。

    「我现在是绅士。」

    「我明天才会变淑女。」她就是故意要和他唱反调。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到底想干什么,算我求你,快说好不好?」她面前这堆报告明天要还给学生,最近事情太多,害她才批阅完三分之一而已,今天势必得开夜车,才能把所有报告都改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最需要的是安静!安静!再安静!

    她也不想再和武皇焰谈太多话,这只会让她再度想起之前的伤心事而已。

    「其实我并没什么事。」

    闻言,非似情很想把桌上这一大迭的报告,朝武皇焰扔了过去--如果扔得到他的话,她真的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「该死的,遇上疯子。」啐骂一声,她决定把注意力移回报告上,不再理会武皇焰。

    偏偏她才作出这个决定时,武皇焰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「我很欣赏-的聪明,也很满意-的思绪敏捷。」

    她懒得理他,不吭半声,继续批阅报告。

    「而且-的口风很紧,这点最值得我我赞许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是说你没什么事?干嘛又突然念一些有的没有的?告诉你,我并不会因为你夸我几句,就会给你好脸色看,或者就可以改变我们僵持不下的现状。

    「刚才是真的纯粹想看-,被-一问我想做什么时,我才想到一些事。」

    她在心底暗骂着自己,怪自己嘴巴大,没事提醒他什么。

    「我需要-的帮助。」

    她起身走去开音响,放广播来听,连看都没看武皇焰一眼,打算真把他当透明人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「我需要-帮我忙,帮我揪出想杀害我的凶手。」

    非似情故意对于武皇焰的声音听而不闻,还跟着广播放出来的歌哼唱着。

    「-真以为这样很好玩?」武皇焰双手环胸,冷眸-紧。

    「-真的不怕我做鬼会来缠-?」他此话一出,非似情的歌声瞬间止住。

    她很窝囊的被恐吓住了,连反抗都不敢,谁叫她真的很怕鬼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-很有胆。」嘲弄的嗓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她用斜眼射他。

    「我刚才说的话,-听进去没有?」

    她别开脸,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「我必须提醒-,我的威胁随时有效。」

    Shit!

    极不愿的、慢慢的、她用比蜗牛还慢的速度,把头慢慢转向他。

    「你知不知道你很顾人怨?」她咬着牙,硬从牙关迸出话来。

    「我当然知道,否则我怎会被人枪杀。」

    「你既然知道你做人有多失败,那你还不改!」这辈子没看过那么固执的笨蛋,命都快没了,还不懂得检讨,他是想死了比较痛快吗?

    「可是我认为你们看我不顺眼,不是我的错,我是如此优秀又完美,是你们嫉妒我。」

    她想--吐--

    她从生眼睛、发眉毛到现在,遇见臭屁的人多如牛毛,但,如此超级自大到无人可敌的「灵魂」,她还是第一次看见!

    「拜托!能不能请你收敛一点?」最好不要害她把晚上在夜市吃的那些东西,都吐出来才好。

    她摸摸自己的肚子,当真觉得有种翻搅的不妙感觉,铁定是刚才被他的话荼毒得太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「说吧!-要怎样才肯帮我?把条件说出来,如果我觉得合理,我会竭尽所能的达到-的要求。」他以为非似情不想帮他,是因为没好处可拿的缘故,殊不知他说的这番话,却更惹得非似情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「条件?你以为我想要什么条件?」她顿了下,故意这么问他。

    「钱吧?-想要多少钱,开个价。」金钱是最实用的东西,他相信是人就会选择以金钱作为条件。

    「有钱人就是有钱人,凡事都以金钱来衡量。」非似情蓦地沉下了脸色,冷言冷语的讥讽着武皇焰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我真的觉得-的想法有点偏激。」有钱人犯着她了吗?为何她如此看待有钱人?

    「我想法偏激?我看是你想法偏差才对。我问你,有人会动不动就瞧不起别人的生活方式吗?有人会一遇到事情,就用钱来衡量吗?我想,这应该是你们那些所谓的『有钱人』才会想的事吧?」

    武皇焰无语。

    事实上,非似情说的现象并非完全错误,的确,有时身在功利的生活圈中,久了,自然会习惯用金钱来判断事情,因为别人是如此待你,你自然也会如此待他……

    但,这不是他的错,这是他的生活模式,不能怪他会这么想或这么做。

    「-是不是以前被有钱人欺负过?所以现在才会如此痛恨有钱人?」他臆测。

    「我一点也不痛恨有钱人,人家有钱是他们有能耐,与我无关。」

    「从-今晚的行为,我完全看不出来。」

    「我痛恨的是,你们都用金钱的多寡来决定事情、来对待亲朋好友、来看待任何一个人,你懂吗?」和有钱人沟通真困难。

    「我可以很确定,-真的受过伤。」

    这会儿换非似情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「想说说吗?」

    「说出来让你笑?拜托!」她摊摊手,一副不想浪费口水,不愿与之赘言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-没说出来,又知道我一定会笑了?」

    她深深的睇了他一眼,在他以为她终于要说时,她却说了另一个让他希望落空的话--

    「看你也知道你一定会笑。」她露出「早把你看透透」的神情。

    「-又不是我,又怎知我会笑?」

    「我有脑子,我会猜。」她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「是人就会猜错。」

    「哦!」她的反应异常的冷淡。

    「哦?就这样?」

    「不然你想怎样?」她没好气的反问他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-还会反驳我的话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要反驳?你说的是事实,是人就会有做错或猜错的时候,所以,我干嘛反驳?」

    「既然-认同我的话,那-就该把秘密说出来。」

    「谁说认同你一个理论,就要我把秘密说出来?」她一脸奇怪地瞅着他,「法律有如此规定吗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现在换成武皇焰无言。

    说不赢非似情,似乎……不,这绝对不是件好事,他不能容许这种事发生。